<acronym id="iecks"><center id="iecks"></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ecks"><center id="iecks"></center></acronym>
<acronym id="iecks"><div id="iecks"></div></acronym>
<rt id="iecks"><small id="iecks"></small></rt>
<acronym id="iecks"><center id="iecks"></center></acronym>
處處針對中國 美政客挑動南海沖突收效甚微
由于美國實施對華全面遏制的策略,外界對這兩個全球最大經濟體爆發軍事沖突的擔憂一直存在,特別是在緊鄰中國的東南亞地區!按笙蟠蚣,螞蟻遭殃”“大象打架,草地遭殃”是該地區流行的俗語,他們深知一旦中美爆發沖突,東南亞將很難全身而退。

    日本海上自衛隊與美國、澳大利亞和印度海軍的“馬拉巴爾”聯合演習3日在印度近海的孟加拉灣啟動。四國在“自由開放的印度太平洋”構想下深化合作,澳大利亞2007年之后再次參加。日本共同社報道稱,訓練目的在于制約中國。

    《印度快報》稱,“隨著印中邊境的對峙持續,印度洋-太平洋地區的四國海軍齊聚將向中國傳達明確信息”。印度退役海軍少將蘇達爾尚·什里克漢德表示,“‘馬拉巴爾’吸引了四國海軍參與,意義已經與十幾年前不同。這將增強對中國擴張主義的震懾,四國間的軍事合作也能變得更緊密!

    與此同時,美國國務卿邁克·蓬佩奧在6天內訪問了5個國家:印度、斯里蘭卡、馬爾代夫、印度尼西亞和越南。在美國總統大選前的一周,這位國務卿發出了這樣一條信息:亞洲的局勢發展對美國非常重要。蓬佩奧毫不掩飾此行的真正目的,游說打造“反華聯盟”,但收效甚微。

“蓬氏騙局”引起東南亞國家警惕

  日前,美國國務卿蓬佩奧開啟他在本屆政府任期內的最后一次外訪,先后到訪印度、馬爾代夫、斯里蘭卡、印度尼西亞,最后時刻還臨時加訪越南。蓬佩奧此次亞洲之行主題非常明確,威逼利誘這些國家在政策上對抗中國,以及希望能在亞洲組建起反華色彩濃厚的“小北約”。

  蓬佩奧此行所打的牌各式各樣、無所不用其極。在斯里蘭卡,蓬佩奧對斯里蘭卡加強與中國的關系提出警告,拋出所謂“債務陷阱”論,還污蔑中國是“掠奪者”;在馬爾代夫,蓬佩奧稱為對抗中國在印度洋島國的勢力,美國將在馬爾代夫首都開設大使館;在印度尼西亞,蓬佩奧用海上領土爭端挑撥中國和印尼的關系,拒絕承認中國在南海的合法主張。

  不過,蓬佩奧的這趟反華游說注定是徒勞的,其強烈的反華政策和言辭更激起這些國家的不滿。斯里蘭卡總統戈塔巴雅·拉賈帕克薩會見正在科倫坡訪問的美國國務卿蓬佩奧時表示,斯里蘭卡并未因為接受中國幫助而陷入“債務陷阱”。面對蓬佩奧讓斯里蘭卡選邊站的威逼,斯里蘭卡總統在推特上回應稱:“斯里蘭卡將在外交政策上始終保持中立立場,不會卷入各大勢力集團之間的斗爭!

    印尼官員也對華盛頓強烈的反華政策和言辭,加上超級大國之間的緊張局勢加劇表示擔憂。在與蓬佩奧舉行的聯合新聞發布會上,印尼外長蕾特諾表示:“(與蓬佩奧會談時),我重申了印尼‘自由和積極的外交政策’原則,再次強調了在這個困難時期謀求包容性合作關系的必要性,強調了每個國家參與其中、共同推進世界和平、穩定和繁榮的必要性!

  美國特朗普政府對東南亞國家的反華游說已經不是一天兩天,其逼迫這些國家在中美戰略競爭之間選邊站的姿態一天比一天嚴厲。而從此行相關國家的表態來看,蓬佩奧的這種努力注定是窮途末路。

  實際上,印尼等東南亞地區國家對蓬佩奧等人反華游說的態度和言辭一直以來都是一致的。9月,印尼外長蕾特諾曾明確表示,“我們不想卷入中美競爭”;針對美日印澳四國“馬拉巴爾”海上聯演,印尼《雅加達郵報》甚至表達了不滿,強調:“這只會給安全帶來新的動蕩,將導致政治緊張加劇!

  印尼的態度和立場在東盟國家中極具象征意義。東盟國家與美國對華認知的差異,及東盟成員國之間對華對美認知的差異性分歧,在相當大的意義上決定了蓬佩奧反華游說政策失敗的命運。

  隨著中國在地區事務治理方面扮演著越來越積極的角色,東盟國家開始不斷強調中國在地區事務中的擔當及在安全領域“擁抱”中國。東盟成員國向來在對美對華政策層面存在顯著差異,與部分國家基于對華擔憂的心態將美國力量拖在地區事務中不同,更多的東盟國家則更愿意傾向于保持中美在地區事務中影響力處于動態性平衡狀態。因而,與美國特朗普政府地區政策的不確定相比,東盟國家更傾向于對華發展具有確定性、穩定性的對話與合作關系;同時,在東盟國家看來,與其參與到美國的對華對抗政策中,不如務實地與中國加強政治對話,升級經貿合作與拓展人文交流。

“大象打架,草地遭殃”

  分析人士認為,在一場中美沖突中,無論喜歡與否,東南亞國家都很難獨善其身。一些防務專家稱,中美角力越激烈、大國意圖越不確定,小國越是感受到采取對沖的迫切性,它們不想成為大國的棋子,更不想無端卷入大國沖突變成炮灰。這樣的聲音很多。而對東南亞國家來說,南海是中美最可能爆發沖突的地區之一,這也最令人擔憂。

  目前東南亞國家沒有多少心思去聽美國不斷重復“中國威脅論”,國內問題已經讓他們苦不堪言。泰國學者元德表示,大多數東南亞國家不愿意卷入中美沖突,因為各國都面臨疫情防控、經濟倒退、社會不穩定等困境,各國更希望有一個和平的外部環境以專注于解決國內問題。

  這并不是美國所期望的。據卡塔爾半島電視臺網站報道,從2017年5月到2020年7月,美國海軍在南海進行了24次“自由航行”,正是在這個7月,美國改變其在南海事務上“表面中立”的立場,宣稱中國在南海許多主張“非法”。美國的用意就是希望攪動地區局勢,迫使一些東南亞國家充當美國對抗中國的“棋子”。

  美國《洛杉磯時報》曾分析說,美國就南海問題表達更強硬的立場,顯示出華盛頓在試圖對中國形成壓力時面臨的一個核心挑戰:雖然較弱的亞洲國家面對強勢的中國可能會有擔憂,但沒有一個國家希望被拖入兩個大國間日益激烈的公開對抗。

  馬來西亞前國防部副部長劉鎮東8月底表示,這幾年東南亞精英的立場越來越趨同,他相信,所有東盟國家都不會想“選邊”。劉鎮東說,軍事方面,美國軍艦在新加坡補給,兩國安全合作緊密;泰國、柬埔寨則是和中國合作;馬來西亞和美國軍事合作少,主要是經貿往來。劉鎮東說,東南亞不會希望任何世界主要戰爭發生在本區域,特別是南海問題。

  有評論稱,在東南亞,泰國有“平衡外交”的傳統,菲律賓杜特爾特政府相對比較“民粹”,馬來西亞和越南不愿意陷入中美之間的區域沖突,印尼同樣是該地區最不愿選邊站隊的國家之一。

    中美軍事沖突大概率會因雙方海軍或空軍擦槍走火發生意外而爆發,且以局部小規模沖突為主。為對抗中國,美國在亞太地區會更加依賴其盟友日本和澳大利亞。中美一旦發生軍事沖突或戰爭,泰國、菲律賓、新加坡等東盟主要經濟體肯定會受到十分不利的影響。東盟國家應該會保持中立,并將尋求成為這兩個超級大國之間的“和平調解人”。

美軍想怪招堵截中國潛艇

    美國《海軍陸戰隊時報》稱,美國海軍陸戰隊計劃“跨界”作戰,協助美國海軍執行搜尋圍堵中國潛艇的任務。具體承擔這項任務的,很可能就是美國當前正在亞太地區到處推銷的“海上衛士”無人機。

  在后勤保障領域,美海軍陸戰隊可為海軍的P-8A“波塞冬”反潛巡邏機和MH-60R“海鷹”直升機提供支持,但“海軍陸戰隊也可以發展自己的反潛傳感器和攻擊技術”。

  報道認為,在發生沖突時,這些傳感器一旦發現目標,就可召喚由先進遠征基地發射的反潛導彈,以及來自無人機或海軍反潛機的魚雷,對敵方潛艇連續發動攻擊。海軍陸戰隊的反潛能力可能比不上海軍,但仍然非常有價值,因為海軍陸戰隊不一定必須擊沉潛艇,使其失去作戰能力或逼迫其改道,達到封鎖效果也有非常重大的意義。

  中國軍事專家表示,美國海軍陸戰隊鼓吹參與反潛作戰,看上去有些“不務正業”,很大程度上是想借反潛這個重要的作戰領域,提升自己的軍種地位,這和美海軍陸戰隊此前提升反艦作戰能力的思路是一脈相承的。而美國正在亞太大力推銷的“海上衛士”無人機,使海軍陸戰隊的這個設想有了一定的現實基礎。

    所謂隔行如隔山,以往海軍陸戰隊主要從事地面作戰,現在想轉型搞反潛恐怕也沒那么簡單,因為反潛是一個很復雜、高度專業化的領域。美國海軍實際上也更多地依賴盟友力量,共同實施反潛。

  反潛戰在冷戰時期就一直受到西方的高度重視,主要是因為反潛戰是海上作戰中最復雜的課目之一。聲音在水下傳播非常復雜,和水溫、鹽度、洋流都有關系。所以美國海軍除了發展自身的反潛力量以外,也大量武裝盟友,特別是日本。

  近年來美國大肆渲染中國潛艇威脅,也針對性地向亞太盟友出口反潛機,試圖圍堵解放軍潛艇。美國向印度提供P-8I反潛巡邏機,向臺灣出售P-3巡邏機,大大提升其反潛作戰能力。而且這些巡邏機日常對印度洋和臺海附近的潛艇進行偵察的相關數據,很可能會和美國分享。

  美國還常與盟友舉行反潛演習以提升技能。例如正在進行的美日印澳“馬拉巴爾”演習中,反潛就是重點課目。印度出動“辛都拉耶”號常規潛艇,與美國、日本、澳大利亞的反潛力量展開水下追逐。

日美炒作中國《海警法》草案使用武力條款

  4日,全國人大在官網公布了《海警法》草案,從即日至12月3日對公眾征求意見,草案分為十一章、共80條!度毡緯r報》報道稱,《海警法》草案明確規定當外國船只在中國海域進行違法活動時,中國允許海警人員動用武器。報道聲稱,規定可能使得航行在釣魚島及其附屬島嶼的日本船只成為該條款的實施對象。

  《海警法》草案的第十九條規定,國家主權、主權權利和管轄權在海上正在受到外國組織、個人的不法侵害或者面臨不法侵害的緊迫危險時,海警機構有權依據本法和其他相關法律、法規,采取包括使用武器在內的一切必要措施當場制止侵害、排除危險。草案第六章專門對“警械和武器使用”進行了詳細規定,包括在哪些情形之下可以使用手持武器,哪些情形之下可以使用艦載或者機載武器等。

  美國《星條旗報》對該條款進行報道解讀時表示,美國定期派出軍艦進入中國南沙和西沙群島12海里進行自由航行,中國認為這是對中國主權和安全利益的嚴重侵犯。美國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研究員葛來儀在推特上針對此條新聞評論稱,“如果屬實,這相當令人擔憂,將會導致在爭議水域發生暴力事件的可能性增加!

  專家表示,任何國家的執法力量都享有在其管轄?沼蜻M行執法,包括使用武力的權利,只要這種權力的行使在國際法授權范圍內或不違反本國承擔的國際義務。美國海岸警衛隊、日本海保廳等都會在本國管轄?沼驁谭,包括在法定條件下使用致命性武力。但是,對于執法主體、使用的武器、執法程序等,需要有法律的明確授權,海警法正是要解決這一問題。

  美日都有相關的法律法規。中國出臺海警法明確動用武力的時機場合和條件,正是嚴格規范了武力使用問題,為什么反而遭到質疑,“這是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海警動用武力的目的是對嚴重違法和不服從命令嫌疑船采取制控措施,只要達到制控目的,武力使用即可終止,遵循的是最小武力使用原則,與作戰使用武力不是一個概念。

    專家認為,這種渲染炒作是借題發揮,無事生非。對爭議海域使用武力的問題,國際法沒有相關規定,爭議雙方都會認為該海域適用于本國法律,依本國法律采取行動。美日對中國《海警法》草案中涉及武力使用條款的分析和猜測是有意渲染中國威脅論。

 

    來源:環球網、參考消息網等綜合

38彩票